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歙县新溪口中心学校 > 服务项目 >

    
发布日期:2024-06-23 09:47    点击次数:103

“为了母亲,为了传播正能量,我曾一度豁出去,尝试做一个真正的男人。我剪短头发,把自己晒黑,和男性们混在一起,学他们走路、说话。可这一切,最终没有拗过自己的内心。”2014年8月,面对记者的采访,即将要做变性手术的刘霆讲了这样一句话。其实早在2005年,刘霆就多次接受过记者的采访,只是当时的他是以“背母上学”的孝子行为意外走红。十年过去,他鼓起勇气在社会面前坦露了多年以来的种种心境。与其他人不一样的童年刘霆1986年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,是一个普通家庭的独子。不同于别的小男孩顽皮活泼的性格,他从小就内向乖巧。小时候,男孩子们喜欢在地上打滚玩泥巴,他则喜欢玩洋娃娃,做手工。很小的时候父母也并没有在意他的行为,听到他撒娇要买玩具也只觉得天真可爱。后来等他再大一点的时候,父母发现他不仅喜欢玩女孩子的玩具,还喜欢穿他妈妈的裙子,抹口红,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。刘霆的父亲对此感到十分头疼,对着妻子说:“三岁看大,再改不过来,以后很痛苦。”虽然十分疼爱这个唯一的孩子,但是为了他多点男孩的阳刚之气,长大不被人嘲笑。他们告诉刘霆以后不准出现女孩的行为,也不能撒娇。而一旦被发现,便会用严厉的声音来批评他。刘霆当时年龄小,以为父母都不喜欢他,常常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默默流泪,他一边想要改正自己的行为,一边又下意识地讨厌自己的身体。如果说父母对他行为的批评让小刘霆伤心,那么父母时常的争吵就更是他童年中无法忘记的回忆。他的父母虽然都很爱他,可是彼此关系却十分不好,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生活中的一点摩擦大声争吵。刘霆心思敏感,看到他们吵架就会很惧怕,睁大了拉着父母的衣角求他们不要吵架。后来等他再大一点更懂事了,就会想办法调节父母之间的关系,让家庭变得更融洽一些。他们的日子也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,可是1999年,刘霆的母亲突感不适,来到医院检查才发现患上了尿毒症,而治疗则需要一大笔不菲的费用。刘霆原本不知晓这是怎样的一笔费用,只觉得患病了去看就好。而父亲在家中抱怨着家庭的贫困与不易,最后留下一句“外出打工”后就不见了踪迹。安静的少年似是在一夜之间长大了,他看着母亲躺在床上哀戚的神情,颇感绝望地说以后该怎么办时,上前一步握住母亲的手,认真的说自己会照顾她,他们两人也能过得好。少年说到做到,他每天早早地起床做好饭,先喂母亲吃完后,再替她擦脸喂药,然后赶在上课铃声响起前匆匆跑到学校。为了能给母亲母亲买药并维持两人的日常生活,刘霆放学后还会去给别人打零工赚些钱。可他年龄小,一开始并没有人愿意收他,但他一家一家地去问,还表示自己的工钱可以少一点。有位雇主看他小小年纪不容易,就多问了他两句,得知他的家庭情况后随即表示可以给他提供一份工作,并且愿意帮他母亲出一部分治疗费用,还鼓励他好好学习。后来学校也得知了刘霆的家庭情况,发动全校师生为他捐款,让他生活得尽量容易一些。就这样,在学校和社会以及邻居的帮助下,刘霆与母亲渡过了最困难的一个时期。并且在19岁那年,顺利考上了浙江农林大学园林与艺术学院。背母去上学自从母亲生病后就很少笑过,她始终自责自己耽误了刘霆那么多年,当刘霆飞奔而来说自己考上了大学时,她的脸上才罕见的露出一点笑意。只是她无法为自己的孩子亲手办一场升学宴,就算庆祝,也只能让刘霆自己买点菜做顿好吃的。刘霆对此却毫不在意,他与母亲相依为命多年,照顾母亲已经成了他的日常习惯。可随着开学时间的到来,刘霆发现母亲看他的眼神总是不舍,而且还总是发呆。他便坐在母亲床边聊着天,然后问母亲怎么了,母亲总是笑着看向他然后又摇摇头。大概是母子连心,他很快想到了问题所在,母亲或许是觉得他即将去上大学,两人就要分开了。刘霆像13岁那年一样拉住母亲的手说自己肯定会照顾她,即使去读大学,也会带着母亲。因此他在假期就向学校做了申请,表示自己不住校,会在校外租间房子和母亲同住。学校了解到他的情况后也做出了同意的回复。就这样,在开学的前几天,刘霆来到了学校附近,寻找位置和价格合适的房子。等到确定好房子,打扫过卫生,刘霆收拾了家里的行李才带着母亲一起过来。租的房子简陋没有电梯,刘霆就背着母亲一步一步地往上爬,少年细弱的身体被压得弯下了腰,额头也满是细密的汗珠。母亲在他身后既心疼又自责,因为腿脚无法动,只能帮孩子擦一擦落下的汗水。时间眨眼过去,刘霆已经开学,他想让母亲也看一看即将生活四年的新环境,偶尔也会把母亲背到学校和他一起上课。而这一举动自然也引来了许多人的好奇,有些人还会拿出手机或者相机把这一幕拍下来发在社交平台,然后进行讨论。后来地方新闻也注意到了刘霆的这一举动,专门跑到学校前来采访。记者一路跟随他,记录他一整天的生活流程。看着他在学校学习,回家整理家务,然后又用一些复杂的设备给母亲进行治疗。因为此时他与母亲的全部生活来源,仅有家乡政府每月补助的210元和在校勤工俭学的50元,一共不足300元的费用。因此为了省钱常常跟母亲只吃一份饭。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动容,这个瘦弱的少年,真的是凭一己之力,苦苦支撑着这个一无所有的小家。后来刘霆“背着妈妈上大学”的新闻一经发布就引起了重大反响,很多人被他这种坚韧的心性所打动,纷纷通过媒体找到刘霆为他提供帮助。这时,中山医院也听闻了消息,表示要给刘霆的妈妈做个全身检查,安排换肾手术。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习,还专门把时间安排在了假期。为了方便他们前来歙县新溪口中心学校,中山医院还派专车把他们接来了上海,在此期间泌尿科的医生护士也积极捐款,为他们提供在上海生活的一切费用。手术在准备中,刘霆找到医生想要把自己的肾捐给母亲,医生也对刘霆的身体进行了评估。虽然年龄合适,但是考虑到他身体瘦弱,还要照顾母亲并且兼顾学习,最后决定还是等待新的肾源做移植。手术需要大笔的费用,中山医院在此期间得到了上海瑞吉红塔大酒店的10万元资助。而后期的相关用药检查,也在逐渐筹集中。终于等到了合适的肾源后,医院在第一时间就安排了手术,并且取得了圆满成功。而筹集得来的钱到最后还剩下了5万元,刘霆为了感念这份来自社会的帮助,把这些钱拿出来,在浙江林学院设立了“爱心奖励资金”,用以帮助同样陷入困境的学子。而他的故事在这几年中持续报道,在学校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,在2007年9月的时候被评为了“全国道德模范”,也是当年浙江省唯一入选的人。没有人知道坐在前往北京的飞机上的刘霆有多紧张,他站在领奖台上,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有着别的古怪情绪在作祟。这些年,他始终暴露在镜头之下,他的一举一动都受人注意,但是刘霆内心格外悲观,因为他知道被很多人看着,也知道自己得来的关注都只因为“孝子”的行为。他是孝子,所以,一举一动都要像个男孩。“刘霆”其实是“刘婷”可是他内心并不想这样,他从小就不认同自己男性的身份,近年来更是为此饱受折磨。他也努力过让自己接受自己,试着大声讲话,走路豪迈,也为此站在太阳下暴晒,让自己变得黑一点。可即使他外表发生了一点点改变,但只要独处时,看着镜子里陌生又熟悉的自己他总会感到一种无力的难熬。他还是想做女孩,想穿裙子,想涂口红,想要留及腰的长发,被小朋友称呼为姐姐。而这一切,只有刘霆的母亲知道。早在初中时,刘霆就告诉过母亲他喜欢一个男同学,还表达了自己想要做变性手术的想法。母亲和他朝夕相处,早就知道刘霆跟其他的男孩不一样,但是她刚听到时还是感觉震惊,她的想法传统,担心刘霆会遭到别人的耻笑。就说他即使做了变性手术,男人也无法接受,不可能会喜欢他。刘霆内心清楚,只是被母亲这样直白地揭露,一时之间还是被绝望占据了内心。他早就被人耻笑了,女性化的举止,文气细弱的声音不知让他承受了多少别人的攻击。只是他一直憋在心里,没有吐露过一句。生活的拮据,周围人的耻笑,母亲直白的话语,以及初次萌动但不能如愿的心,以至于让刘霆产生了自杀的心理,但是看着躺在床上病气缠身的母亲,刘霆还是隐忍了下来。而现在母亲的手术已经完成,身体也逐渐恢复了健康,他也就没有了什么牵挂。刘霆总是一个人待着,他本来就比较内秀,情绪上来时就更不愿讲话。母亲看着他低沉的样子却不知该怎样帮助他。而刘霆在日复一日的压抑中开始写自传体小说《我们会好的》。这个过程相当于他一遍一遍地回忆自己过去,撕开自己伤口再紧盯着观察,一次次落笔就相当于一次次自虐。在完成作品的那一刻他实在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对母亲说“我真的很痛苦,如果不是为了你,我真的想结束生命!”并且还表示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找个女性结婚了,话讲完,他心里憋闷的一股气消散了一些,却给母亲带来了不小的冲击。母亲楞在那里,想要安慰,却又不知道从哪说起。为了能理解刘霆,母亲让刘霆教她使用电脑搜集资料。在通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后,她了解到刘霆是一种性别认同障碍,患者会对自己所有身体体征的性别,与心中认定的个人性别认知违背。看的资料越多,母亲对于刘霆的愧疚也更多,2013年年底她还带着刘霆来到心理医院做检查,医生建议刘霆遵从自己的本心,要是做变性手术的话,尽量早做会更好。此后,母亲还带着刘霆去买女装,接受他生活中一切的爱好习惯。并表示:“觉得以前很对不起他,是我们在强迫他改变他原本的样子。”次年8月14日下午,刘霆开展了他本人即将做变性手术的发布会。会后,刘霆没有去看网上的新闻,他不想知道别人怎样评价他,只想做自己。而他做变性手术的新闻报道后,许多机构主动联系他,最后刘霆经过筛选挑了广州的一家医院。由于刘霆少年时期营养不良造成他体质较差,因此医生告知了他手术时因为个人抵抗力的原因,可能会造成的影响。刘霆对此毫不在意,他已经等了太久,但是跟完成自己的心愿相比根本不是问题。在此期间韩国变性美女河莉秀也过来给他支持,看着对方如今幸福美好的生活,刘霆更坚定了自己的内心。手术较为复杂,刘霆在大半年的时间内经历了大大小小20多项手术后,于2015年4月顺利从男性变为了女性,他还在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了“刘婷”。期待了以后全新的生活。同年6月她拿到了自己的新身份证,看着获得法律认可的女性性别和女性化的名字,刘婷的内心诸多感慨,此时她29岁,终于过上了让她安心的生活。此外她还获得了联合国妇女署颁发的“女性榜样奖”,她画着精致的妆容,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轻松地讲述着自己过去的种种。此时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曾经的胆怯自卑,而是充满了自信和坚定。2015年9月22日,刘婷在2015国际选美大赛中国区决赛中获得了“最美蝶变奖”,成为变性女性参加选美比赛的第一人,也是获奖的第一人。2016年1月21日,刘婷在广州举行了《我本佳人》的新书发布会,她一头黑色的长卷发,身着红色的半身裙,带着浅浅笑意介绍自己的作品。书中除了描写她个人的成长经历还有一系列复杂的心理过程,她想以自身经历鼓励所有陷入困境的人,并表示把所得版税的一半捐赠到“江一燕爬行者爱心基金”,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。这些年她也始终没有忘记曾经得到的帮助,以自己的方式对社会进行回馈。而现在她依旧和母亲一起生活,跨性别的身份也并没有在生活产生太大的影响。毕竟生活是她自己的,她有绝对的权利去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,而公众的包容度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广,曾经关注她的人也对刘婷给予祝福。对此她表示:“不管我是男生还是女生,我都可以做一个高尚的人。”



  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歙县新溪口中心学校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